向日葵视频app下载免费污

也不知过了多久,就在轰鸣的雷声即将消失之际,忽的一阵狂风大作,屋子的木门突然被吹开,惊得青云立马从床上坐了起来。

朦胧间,青云似乎听到了有脚步声传了进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他小声的冲着房门的方向问道:

“爹爹,是你回来了吗?”

“是的,云儿,不用惊慌。”

不过此时,弈青的话语里却再也没有了往日的从容与沉稳,部然被一股浓浓的疲倦所代替,仿佛生了什么大病,正强打起精神似的。

见是父亲回来,青云赶紧从床上下来,由于没有灯火,他摸索着来的门前,通过一道闪电的亮光,他看清了眼前的弈青。

“啊!”

青云惊呼了一声。

他吓坏了,是真的吓坏了,一阵揪心的疼痛和恐惧瞬间从心口逐渐蔓延到身,泪水亦不受控制地夺眶而出。

只见弈青此时披头散发,原本纤尘不染的白衣早已被鲜血染成了一件彻头彻尾的红袍,从袍子上裂开的缝隙隐约可见无数道触目惊心的伤口,正疯狂地往外鲜血。

而他英俊的脸庞也由于失血变得煞白,眉宇间的英气蜕变成了浓浓的死气,像极了那种即将归天的老人。

“爹爹,你这是怎么了爹爹?谁把你伤成这样的,是在林子里遇到猛兽了嘛?快,快过来坐下,云儿这就去给你到后院采些草药!”

秀美李宝儿温暖笑容十足迷人

强忍住目中不停往外溢出的泪水,青云觉得受了这么重的伤,就算爹爹真是神仙,那也吃不消啊!此时自己一定不能慌乱,一定不能哭,于是他小心得扶着弈青去床边坐下。

感觉到青云纤细的手扶住了自己的胳膊,弈青温和地道:

“云儿莫慌,爹爹无妨,只是有些力竭罢了,你不用采药,去将平日我给你调制的那些药水取些来与我便可,爹爹先在这坐会。”

勉强对自己的孩子一笑,他摸了摸青云的头,便赶紧盘膝坐在了床上,然后双手开始打起了奇怪的手势,开始运功调息。

青云虽不懂爹爹在干嘛,但是也能看出来他现在不希望被人打扰,于是乖乖地去取药水放在了弈青的旁边后便拉了条凳子,坐在了床前守护着自己的父亲。

弈青之所以伤势如此之重,主要还是帮助木公对抗归灵飞升劫所致。

归灵境的飞升劫本就是人间所有修士最大劫难,加上弈青也才不过就是归灵初期的境界,如不是麒麟牙在弈青替老树妖抵挡最后一重雷劫的时候,吸收了九成的雷灵力,恐怕他早就已经灰飞烟灭了。

由此他也感慨这归灵境的飞升劫是有多么的可怕,难怪古往今来求仙问道者多如过江之鲫,而鱼跃龙门的却连零星半点都少之又少。

不过收获与危险程度却是成正比的。老树妖言而有信,在他飞升之前终是将自己的本命树脂尽相赠予了弈青。

有了此宝,应该就能封住麒麟牙的灵压,如此以后就算自己不在了,云儿也能够避开危险,安活下来,甚至完远离病痛的折磨,念及此处,身处行功中的弈青都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

作为一个父亲,能让自己的孩子得到安,哪怕自己丢了性命都值得。

有日落,便会有日出,有负伤,便会有康复。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口,射在弈青的侧脸上,让劫后重生的他感到了极其的惬意与美妙。

检查了一阵身体,弈青发现自己皮外伤已经好了大半。而后内视一遍五脏,他发现身体里还有些许天劫的余雷在破坏自己的生机,但这些早已是微不足道的伤势了,不消多少时日便能够自行化解。

如此重的伤一晚上便能康复,一方面是因为自己高深的修为和早已准备好的灵药,另一方面也多亏了麒麟牙的“反哺”。

它将自己吸收的灵力更为精纯地“反哺”给佩戴者,滋养了弈青受损的身躯与经脉,当然了,提纯后的灵力总是比吸收的要少,但是贵在精纯。

所以也许正因为此,修真界中才会传言麒麟牙是一件会影响人心性的邪物。

毕竟若是真有练就吸取功力的邪修,为麒麟牙杀人并且输送灵力,那么所得到的精纯的灵力也是非常可怕的,也无怪乎这件异宝能让以三天四派为首的正道,以及两大魔门所有人杀红了眼去抢夺。

待弈青真正睁开双眼的时候,已经是隔天,或者隔几天的下午了。看着还趴在椅子上睡得正酣的青云,他不由心里一暖,轻声道:。

“爹爹也有让你照顾的时候啊”

弈青自嘲地笑了笑道,可短短几个字里面却似倾诉着一股由的无奈,心中暗道:

“不行了,我得抓紧时间,以免夜长梦多。”

只见缓缓起身,反手一转变戏法似的从身畔的香囊中去除了一件崭新的白袍,将其穿上便轻轻地把青云抱上了床,并为他盖上被子。

可感觉着儿子已经到了束发之年,体重竟不如总角孩童,再看了看他与妻子相似却极为苍白的面孔,这让弈青心里更加有种负罪感。

自己不仅无法治愈儿子的寒毒体弱,还让他跟着自己受苦,若是爱子不能踏上仙途,甚至英年早逝,自己还修个什么仙,求个什么道啊!

只身站在屋外,弈青那孤独地身影犹如一柄插在山峰之上的利剑。拨开了纷扰的思绪,他明白,留给他们父子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想当年由于种种原因,他与爱妻云慕岚最终选中一仞山作为隐居之地,无奈一仞山下的两仞村已然有位御风境圆满的修者居住于此。

虽说他二人帮助了那名修者,也就是两山老人治好内伤并指点功法,让他有了修为精进的希望,但是这份恩情毕竟无法与他自己的身家性命,乃至亲人相比,于是他们三人便定下章程。

往后的十五年里,他们一家三口希望隐居在一刃山中,由他代为守卫,并帮助隐瞒他二人的身份,但是如果这中间他们的孩子,也就是青云不幸早夭,那他们便要自行离开。

或者如果青云撑到十五岁,那么两山老人也不再不需要再冒风险替他们保守秘密,往后之事他们亦要自行处理。

时至如今,青云挺过了一年又一年,眼看着十五岁已过,两山老人已然没了必要再冒风险帮助自己,而前些日他又看到每过几年都会来两仞村的那道身影,且今年又多了一人。

虽然未看清那二人是谁,但是观其身法应该是清虚天的人,想必两山老人这次多少应该知会了那二人一些。

念及此处,弈青不禁掏出了怀中木公飞升前所赠的本命树脂,定睛凝视了起来。略微犹豫了一阵,弈青还是用指尖轻轻地摩挲起了这晶莹剔透的树脂。

这散发着七彩光华的树脂中传来了一股温和的生命力,这股温和的力量让弈青感到无比的舒畅。

他不禁在心中暗暗希望这块自己舍命换来的小东西,真的能够如木公所说的那般神奇,在祭炼之后能彻底够封住麒麟牙的灵压,让青云能够安然治病。

突然的,弈青眉头微微一皱,冷喝了一声道:

“出来!”

“嗷呜~”

只见一只浑身琉璃通透,毛色犹如琼脂般剔透的白狐,从弈青身后的草丛里钻了出来,正朝着他示威似得叫了两声。

“你这妖狐,白日里不见你守着青云,又去哪里撒野了?”

弈青好像真的动怒似得训斥着身后的小白狐,不过并未回。

“嗷呜~嗷呜~”

白狐好似受了什么委屈似得两耳一动,嗷嗷叫了两声,显然是对弈青的话语颇为不满,不过从这也能看出,它竟是能听得懂人话的。

“休要狡辩,当初看在你尚且年幼,云儿又疼爱你,所以我才未杀你,让你伴着云儿不至孤单。云儿自小体弱,有危险你也能保护他或者通知我,可昨晚我回来时你却不见了踪影,现在还想狡辩?”

原来不止白狐听得懂人话,弈青竟然也能听懂狐语,非常神奇。

“嗷呜~”

白狐闻言又昂起了可爱的小脑袋不停地叫唤着,仿佛在说什么事似得,俨然一副有理有据的模样。

不过弈青闻言倒是并未立即开口,背对着小狐狸的他嘴角一扬,轻轻地笑了起来不知在想些什么,片刻后又道:

“小狐妖,有的事莫要多想,等你能修成人形再说,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去屋子里守护云儿吧。”

这次弈青的语气慢慢缓和下来,好似平时对青云说话是的样子。

“嗷呜~”

“如果云儿能等得到你修成人形的那天,我便不会阻止。”

小白狐也轻盈的叫唤了一声算是答应,拖着雪白的长尾,转身便向屋子里跑去,只是此时弈青低声的呢喃,它却并没有听到。

冬日的白天就是如此的短暂,与夏昼成为鲜明的对比,而四季交替斗的转星移,又是月与月,年与年,所行过轨迹的证明。

多少人想一辈子活在白昼下,不经历可怖的黑夜,可是殊不知没有黑夜便没有白天。

弈青看着斜阳匆匆老去,山腰上的风明显要比山巅温和许多,他不禁问自己,云儿的黑夜究竟还有多久才能过去?

如果自己不在了,谁又能为年少的他撑起哪怕一次白天?

求收藏,求推荐~

求收藏,求推荐~若果您能看到,就请您给个收藏或者推荐吧,这也是最大的动力了~万分感谢~

《剑之遥》求收藏,求推荐~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b&剑之遥&;/b&》笔趣读文字更新,牢记网址:..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