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影视下载站

五百里的路程,一路上百里落嫣与王叔两个人快马加鞭,一路上马不歇人也不歇,终于在第二天早上第一缕阳光出现的时候赶到了静安山下。

只是还不等两个人勒停马儿,两匹马却是已经长鸣一身,身子便重重地向着地面上倒去,百里落嫣与王叔两人及时的拔身而起,当然了少女倒是还没有忘记把小黑子抱在怀里。

看着两匹马儿倒在地上,浑身抽搐口吐白沫,百里落嫣明白这是因为一路上赶得太急了,生生地将两匹马给累死了,当下她长叹了一声,然后对王叔道:“走,我们去慈云寺吧!”

说着少女便已经一马当先向着山上掠去。

此时此刻慈云寺内,一个粉衣少女正微皱着柳眉看着手里的字条:“哼,真是一群废物!”

粉衣少女身后的一个小丫头小声问道:“小姐,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粉衣少女的指尖一点,一点火苗便出现在她的指尖点燃了那张字条,她这才冷声道:“夫人居然又被人劫走了!”

声音里带着浓浓的不甘与一种意料之外的担心,小丫头听到了这话,脸上的神色也是一变,她的声音也变得惊慌起来:“那小姐,这,这怎么办呢?”

粉衣少女霍地站了起来,一双纤细的手掌紧紧地握了起来,那指节处却是触目惊心的苍白:“本来以为这位七皇子赫连真是一个聪明人,与他合作我定会成为真正的百里家族的女儿,却没有想到,他也是一个笨蛋!”

这个粉衣少女不是别人,正是百里夫人的收养的孤女乔月舞,现在她那张清秀的小脸上却是布满了狰狞与拧曲。

小丫头有些担心地道:“可是,可是,如此一来,那么小姐只怕回到京城老爷子,还有三少爷都不会放过我们的。”

小丫头虽然名义上是乔月舞的贴身丫头,可是她却是货真价实的百里家族的家生子,她家里的人可是世世代代都在百里家为奴,这件事情如果被查出来小姐在其中做的手脚,那么只怕就连她的爹娘兄姐也会跟着落难的。

白袜子女孩修长美腿可爱甜美私房写真

乔月舞冷眸瞪了一眼小丫头:“慌什么,现在爷爷只知道娘亲被劫,咱们做的一切手脚都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他就算是想查也查不出来什么!”

小丫头还是有些担心:“可是,可是,只怕老爷子还是会怀疑小姐的!”

乔月舞却是冷笑着扬起了美丽的脸孔:“那又如何,爷爷这一生一向光明磊落,他就算是真的认为我有问题,只要没有证据他也不会把我怎么样的,而且看在被劫走的娘亲面上,我还是百里家的养女,呵呵……”

说到这里乔月舞却是又笑了起来:“只要到时候我再告诉他,娘亲一直心心念念的就是将我的名字正式写入百里家的家谱,而且在我的名字前冠上百里的姓氏,那么相信爷爷就算是为了娘亲的遗愿,也会照办的!”

小丫头看着小姐那美丽的侧脸,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间觉得有些心寒,其实小丫头一直都没有想明白,明明夫人对小姐好得如同亲生一般,其实说实话不管小姐是姓乔的还是姓百里,在府里只要有夫人护着她,那么便没有谁敢轻视她的,可是,可是却不知道为什么小姐对于成为百里家真正的小姐居然有着一种异样的执着,而也就是因为这样的执着,她居然与皇上还有七皇子合作,想要劫持夫人为人质去威胁边关的镇国元帅百里封还有百里尘与百里寒两位公子。

似乎是感觉到了小丫头的疑惑,乔月舞转着笑意盈盈地看着她:“觉得是我更适合百里家大小姐的身份还是那个废物更适合百里家大小姐的身份?”

小丫头一怔,但是却还是很快反应了过来:“当然是小姐了!”

百里家那位嫡出大小姐可是出了名的京城四害,更是不能修炼的废物,可以说那个女人的存在,根本就是在给百里家抹黑。

很满意地听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乔月舞脸上的笑意也是越发的温柔了起来:“是啊,既然是娘亲救了我,而救命之恩又应当是涌泉相报的,那么我自然应该为百里家族着想,既然百里落嫣不应该继续坐在百里家大小姐的位置上那么我就要除掉她,这样她便没有办法再继续给百里家抹黑了。”

小丫头吃惊地张大了嘴巴,杀了人家的亲生女儿就是为了报达人家的救命之恩……尼玛,这种逻辑还真是好奇葩啊!

而乔月舞这个时候似乎打开了话匣子一般:“百里家现在已经不需要更多的功勋了,毕竟有句话叫做功高震主呢,而皇上也答应我只要百里封,百里寒还有百里尘父子三个人都死了,那么他便会放过百里家的其他人。”乔月舞笑得越发的温柔了起来,只是她的笑容看在小丫头的眼里却是那么的恐怖,小丫头不由得往后退了几步,却是一不小心碰翻了身后石桌上的茶杯,一抬头居然正对上乔月舞那冷森森的眸光,小丫头忙惊惶地道:“小姐,我,我,我不是故意的!”

乔月舞上前了两步,来到了小丫头的面前:“知道今天本小姐为什么会对说这么多的话吗?”

小丫头惨白着一张脸,她摇头:“我,我,我不知道,小姐,小姐,我刚才什么也没有听到,我,我,我什么也不会说的,小姐,小姐,我真的什么也不会说的……”

乔月舞的声音低了下去,她用只有她和小丫头两个人才能听清楚的声音道:“觉得我会相信吗,知道不知道什么人才是最能保守秘密的?”

小丫头摇头,此时此刻她的手脚发软,眼底里已经有了一种叫做绝望的情愫。

乔月舞翻手取出一把短刀在小丫头的脸上拍了拍:“天底下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从我对吐露心声的那一刻,便应该知道的生命已经走到尽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