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恶魔app丝瓜视频

> 毛豆豆和顾梓鑫并不知道后面发生的事,亲切的和与会的亲朋好友们说着话。

集体婚礼只负责给大家一个漂亮的仪式,并不包饭的。

顾梓鑫租了一个客车,正张罗着转移阵地,去四季饭店的二楼包厢里面,犒劳一番大家。

远远地就听到一个女声在怒吼,“这日子过不下去了,我要离婚!”

顾老爷子的脸,分分钟就垮了下来。

大孙子的大好日子,居然有人闹事儿。

完全就是在挑战他顾某人的权威啊!

顾老爷子拉过司仪,指了指那边,冷笑道:“怎么回事儿?”

别看顾梓鑫一直对着毛豆豆宣称顾老爷子是一个寻常老头,可当这老头把架子端出来,气场一米八,毫不夸张。

司仪浑身一颤,立刻发挥自己的专业技能,从自己脑子里面搜寻那一对新人的名字和履历,附在顾老爷子耳边,嘀咕了起来。

顾老爷子听着司仪的话,皱了皱眉头,“军婚是说离就离的吗?

大好的日子里面居然也闹腾,不省心的玩意儿!

乌黑长发美少女甜美笑容清新气质居家写真图片

先给他一个星期的假期,处理好家事再来。

要是一个星期都处理不好,这办事能力,我看也够呛······”

顾老爷子此话一出,司仪就开始为哪个兵哥哥默哀起来。

惹谁不好,非得惹顾家的男人。

不知道顾家男人最大的特点就是护短吗?

还往枪口上撞!

活该!

很快,就有人找到那个倒霉催的兵哥哥,把上级的决定告诉了他。

他哭丧着脸,朝着顾梓鑫的方向看了看,拉了拉七公分高跟鞋。

那七公分高跟鞋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还在那里哭诉着呢!

倒霉蛋兵哥哥站在那里,尴尬极了。

什么叫娶妻娶贤?

什么叫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兵哥哥这一瞬间完全明白了!

不过,看看七公分高跟鞋并不明显的肚子,兵哥哥觉得自己后悔都已经来不及了。

看着那边的哭哭啼啼,毛豆豆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顾梓鑫拍了拍她的手,安抚道,“一个小插曲而已,别记在心上!”

毛豆豆笑了笑,点了点头。

她是个生意人,因为别人的不开心而影响自己的开心,这么不划算的买卖,她可不会做。

早就算好了人数,顾梓鑫和樊宇AA制,包了两辆大巴车。

樊宇懂事儿的把所有的亲朋好友安排上车,顾梓鑫则挨个请起了到场的各位领导。

大家都是看在顾老爷子和顾梓鑫面上来的,听到顾梓鑫的邀请,自然就顺水推舟的应下了。

就连驻地这边的领导,也都不例外。

好在这些人都有自己的专车,并不需要顾梓鑫费心。

安置好这群人,毛豆豆才坐上顾梓鑫的副驾驶座,笑着朝四季饭店开去。

七公分高跟鞋看着此情此景,终于后知后觉的发现事情的不对劲儿了。

她指着远去的车队,声音忍不住颤抖,“不就是一个队长吗?怎么把领导都请走了!”

倒霉蛋兵哥哥终于有了发言的机会,几乎是哭着说道:“人家是特种大队的大队长啊!

而且,人家还有一个爬雪山,过草地,参加过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老革命爷爷。

姑奶奶,我求求你,别闹了,行吗?”

七公分高跟鞋顿时楞在了原地!

当然,这都和顾梓鑫、毛豆豆没有任何关系。

他们已经站在了四季饭店门口。

四季饭店的招牌还是那个,服务员却换了几拨,没有人认得那身穿戎装的帅哥美女,没有人记得当年的那些往事。

顾梓鑫却颇有些怀念的对着毛豆豆笑了笑。

毛豆豆顿觉整张脸烧得慌。

樊宇和朴翠一脸莫名其妙的看了毛豆豆一眼。

毛豆豆低咳了一声,平复了自己的情绪,瞪了顾梓鑫一眼,这才走了进去。

当年发生过什么吗?

怎么她这个当事人都不记得了!

不止毛豆豆一个得了选择性失忆,其他人也很有默契的把刚才的小插曲忘得一干二净,推杯换盏,觥筹交错起来。

顾梓鑫作为男主角,自然免不了被拉上酒桌。

期待已久的婚礼,就算最后又不完美的插曲,也让顾梓鑫心情大好,手上的酒杯就没有空下来的时候。

毛豆豆看着他来者不拒的样子,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毛小丫拍了拍毛豆豆的手,安抚道:“大喜的日子,由他去吧!”

毛豆豆嗯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双拳难敌四手。

顾梓鑫一个人,怎么对付得了那么多蓄谋已久的兄弟们?

就是加上一个樊宇,那也不够看的。

哪怕是领导们都在,大家伙也不会错过“收拾”魔鬼教官顾梓鑫的好机会。

那敬酒的词,是一套一套的。摆明了今天想喝也得喝,不想喝还得喝!

毛豆豆眼睁睁看着顾梓鑫被灌醉,还得笑嘻嘻的把罪魁祸首们送走,最后还得收拾残局。

要不是这么多双眼睛看着,毛豆豆真想发飙。

小酌怡情,醉酒伤身,不懂吗?

毛豆豆和顾梓鑫的亲缘浅薄,左右算下来,也只有一些同学朋友和毛小丫一家,并顾老爷子和顾三爷,顾磊两家。

同学交给舒曼安排,毛豆豆跟顾老爷子交代了几句,压抑住满腔怒火,在毛小丫和曹刚的帮助下,把顾梓鑫弄上了车。

捎上毛小丫一家,毛豆豆冷静的开着车,一路风驰电掣的回到小区。

就毛豆豆这速度,大家都知道,这姑娘心情不好。

毛豆豆停下车,刚刚才打开车门,顾梓鑫就自己麻溜的跳了下来。

毛豆豆眯了眯眼睛,“你没醉?”

顾梓鑫呵呵一笑,“夫人的脸都黑成那样了,我哪敢啊!

再说了,干咱们这一行的,凡事都得留三分清醒。

真要放纵自己醉得人事不省,早晚得出大乱子。

我可不敢以身试险!”

毛豆豆撇撇嘴,“那我是不是得给你颁个奥斯卡小金人?”

顾梓鑫摇摇头,“还不至于!

至少,那一桌子老狐狸和伍老大,都心知肚明,只是没有戳穿我而已。”

毛豆豆眯了眯眼睛,“这么说,就我一个人傻,干着急半天咯!”

顾梓鑫见毛豆豆脸色不对,赶紧的描补,“是我不好。

没有提前给夫人打招呼,让夫人担心了,都是我的不是。

我保证再也不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