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乐视频20下载

.

中年人道:“谢谢,太谢谢了。你们回家吃饭吧,我们回去了。”

“叔叔,你还没留下姓名谈谈你女儿的具体情况,就准备走?”

额!是啊,哪有这个样子办事的?中年人犹豫了。

“进去吧,吃个便饭而已,我还要听听你手里这三张歌词是怎么得来的呢!”

中年人以为黄瀚不信这三张歌词是他当年买茶叶蛋得到馈赠,也知道应该谈谈自己家的情况,留下女儿的相关资料。

他只得跟着黄瀚进了门来到堂屋坐了下来。

见黄瀚还在看那三张歌词卡片,他解释道:“《绒花》的歌词是你亲手给我的,那一天我买了三毛钱茶叶蛋……”

黄瀚根本没有不相信这个中年人,他此时回想起了一九八一年,想起那时的家,那时的艰难……

“大哥,人家才买三毛钱茶叶蛋就能得到赠送歌词的优惠呀?”

钱爱国不由得叫了起来,一脸的不可思议。

张春梅是亲身经历者,笑道:“你以为呢?那可是我们三年级的时候,那时你口袋里有三毛钱吗?”

白T恤长卷发美女肤光胜雪百叶窗边透光写真

“还就真的没有,一般情况下口袋里有五分钱走路都带着风。”

见钱爱国说得有趣,同学们都笑了起来。

成文阁道:“那时一个烧饼一两粮票三分钱,我们实验小学那么多同学,早上舍得买烧饼吃的也没几个,连萧蔷都很少,偶尔吃个烧饼连一颗芝麻都舍不得弄掉了。”

啊?同学们惊呆了,看看成文阁又看看萧蔷。

陆瑶忍不住大笑起来,道:“萧蔷,你三年级的时候吃个烧饼,是不是把指头都要舔一遍?”

“去去去,成文阁,你怎么知道我只是偶尔买烧饼吃?”

“因为你坐在黄瀚旁边啊!”

原来如此,同学们恍然大悟!

张春梅道:“那时在巷子口花一毛钱二两粮票买一碗鱼汤刀面简直跟过节似的!”

应该是同学们谈起鱼汤刀面勾起了陆瑶的馋虫。她道:“现在不要粮票也可以买了,三毛钱二两,送一小勺雪里红咸菜!明天我请你们去吃!”

张春梅道:“好呀!明天跑完步我们一起去。”

学习小组的同学们在此时都算有钱人,陆瑶、张春梅几个的钱更多,因为她们是主角这几年跟着黄瀚已经挣了好几千。

物价虽然涨了,但是有政府把控,还是有度的。

供销社、糖烟酒公司、五金公司等等国营商店、商场依旧是卖商品的主流,根本不可能擅自涨价。

故而八八年抢购风出现时,才导致老百姓通宵达旦排队购物,不管是啥,只是买个有。

年轻人根本不懂这是什么情况,以为东西这么好卖,商家、厂家应该能够赚到暴利。

其实事实情况并非如此!

物价是国家规定,涨价、降价都是以文件发放的形式下达到各单位。

如果零售单位真的可以自由定价,也就不见得遭遇通宵达旦排队购物了。

很简单,一台十四英寸熊猫牌黑白电视机五金公司卖四百多,发现供不应求,涨一百,如果还是不行,涨两百。

没有这种事,五金公司是国营单位,批发价、零售价是审核后定死的,计划价格进货,必须计划价格卖出。

用自行涨价这种方法替单位赚钱了不会得到提拔,挨处分妥妥的!

那时的涨价不是悄悄的进行,都是统一行动,国营单位甚至于得连夜加班盘货,以应对价格调整。

也足以说明市场经济初期政府一直把控着绝大多数物价!

八七年的三水县,粮油依旧凭票凭粮本供应,但是绝大多数饭店、小吃店已经不坚持收粮票,给钱就行。

见被少年们打断了话头的中年人有些尴尬,黄瀚道:“你们先别聊,听人家把话说完啊!”

中年人清了清嗓子指了指张春梅继续道:

“《橄榄树》的歌词就是她送给我的,那一天晚上我是为了得到这张歌词特意去买了五毛钱茶叶蛋。我还知道,她当时是你们的班长。”

黄瀚笑道:“她一直都是我们的班长,现在也是。你还没有介绍一下你自己呢!”

“我姓林,叫林新军在柴油机厂,不不,在‘惠农集团’装配车间当机修工,这是我家老幺小荃,大名林荃,今年虚岁十六……”

黄瀚已经仔细打量过了父女二人,能够看得出林荃是个懂规矩的小姑娘。

林荃此时有些手足无措,有可能是因为忽然间和这么多偶像一起吃饭,觉得如同在梦中。

张春梅见人家小姑娘根本不好意思夹菜,拿了一双公筷夹起一只大肉丸笑道:

“事竟成饭店的扬州狮子头是一绝,你尝尝!”

“谢谢班长姐姐。”

“叔叔,你家那时的经济条件应该蛮好的!”黄瀚道。

“嗯!我家是双职工,只有三个孩子,那时的柴油机厂工资蛮高的,我爱人在供销社工作。”

“怪不得!现在的‘惠农集团’待遇应该更加好啊!”

“我现在是组装车间的班长,都是组装大卡车,每个月的工资、奖金、职务补贴和加班费都算上能拿三百多。”

“你们组装的卡车质量咋样?用户的反馈好不好?”

“还想!我认为不比解放卡车质量差,毕竟发动机和主要零部件都是进口货。”

“从苏联请回来的工程师怎么样?”

“蛮好的,做事认真,卡车出厂时,他们认为不合格根本不肯签字盖章。”

……

然后不知怎的,三水县就在疯传,只要拿得出三张黄瀚一九八一年抄写的歌词,儿女铁定能够进“力职中”读书。

家里有歌词的立刻把它当作了宝,有的人家孩子还小,没到考高中的年龄,但是手里有三张歌词就意味着能够读“力职中”啊!

今年就有中考落榜生,又找不到关系的人家急眼了,开始满大街打听,他们准备出高价买,有的人居然开价一百块。听书包

可惜买不着!因为歌词已经被黄瀚高调出钱回收过一次,贪小便宜的肯定买了,存量有限。

不肯卖的如聂淑宁这种人,是准备留着珍藏的!

发现有人满大街求购,人家认为这歌词更加稀缺,更加有意义,更加不肯卖出!

后悔呀!那一年为了两块钱,让黄瀚回收了歌词的群众恨不能抽自己一个大嘴巴!

这歌词现在不仅仅是值一百块钱,还是儿女一次获得好工作的机会。

三水县发展得很好,远大于原本轨迹,故而工作岗位不太紧张,但是“力企业”待遇好众所周知,“华美风”是合资企业啊!

能进这样的好单位意味着收入最起码能够达到平均水平的双倍,哪家不趋之若鹜?

大哥不好当,爱做大哥的钱爱国这几天开始头大,因为他回家时总会发现有小弟在他家门口等着。

找到家门口不是为了约钱三哥练拳,都是来请他帮忙说情的。

钱爱国爱面子,跟他爸爸钱国栋的性格差不多,是个热心肠也爱揽事儿。

都是跟着他练武几年的少年,人家没考得上高中,想上“力职中”,钱爱国肯定要帮忙。

黄瀚故意替钱爱国长脸,给了他二十个名额,要求他眼睛放亮点,万万不能收下小痞子。

唉!二十个名额看上去很多,但是架不住钱三哥的小弟更多啊!

小痞子不可能给,其实这种孩子也没多少。

只要不是读书做题,其余情况下钱爱国的脑子都很活络。

他居然别出心裁,举办了一次比武夺名额,有可能是《射雕英雄传》里的“比武招亲”给了他启发。

达到钱三哥要求的少年有七八十,采取比武的方式公平、新鲜、有趣,没人不服。

所以今年夏天,钱爱国的名气如日中天,三水县钱三哥四乡八壤的青少年们无人不知。

八月一号黄瀚和张春梅的对唱《在雨中》轰动场,既然群众喜闻乐见那就再排练一首呗!

《请跟我来》这首歌被选中了。

“我踩着不变的步伐,是为了配合你到来,在慌张迟疑的时候,请跟我来……”

这首歌依旧是黄瀚和张春梅对唱,黄瀚甚至于没有再次跟陆瑶尝试。

原因很简单,跟张春梅对唱的《在雨中》好评如潮,如果《请跟我来》依旧是先选着跟陆瑶对唱,岂不是会伤了骄傲的张春梅。

还好没心没肺的陆瑶神经粗大,根本不介意,她喜欢《一样的月光》,准备好好排练在国庆节唱这首歌。

天天来实验中学集合的准“力职中”的同学们乐坏了,包括那个林荃。

因为他们天天都能听到喜欢疯了的电影《搭错车》的插曲,而且音乐效果比闹哄哄录像厅的声音强多了。

演唱的黄瀚和张春梅、陆瑶也比电影里的男女主角漂亮。

台湾歌舞电影《搭错车》没赚到大陆的票房,因为内地根本没有公映这部影片。

但是《搭错车》让不少内地的录像厅赚到了钱,黄瀚记得原本轨迹的三水县录像厅应该是八六年冬天播放这部电影。

那时黄瀚已经工作了一个月,《搭错车》录像门票三毛钱一张,黄瀚请三个同学去文化馆的录像厅看了这部电影。

当时觉得原创歌曲《酒干倘卖无》、《一样的月光》、《是否》、《请跟我来》、《变》百听不厌,只可惜家里没有收录机,做不到。

经典歌曲魅力无穷,纵然黄瀚已经听过海量好歌,如今再听陆瑶演唱《一样的月光》,依然觉得赏心悦目。

黄馨收到了录取通知书后一身轻松,黄瀚建议她学开车,她很感兴趣,还特意打电话约了杜佳一起学。

杜佳的爸爸连女儿跟着爷爷打枪都不反对,当然支持女儿学开车。

教她俩开车,并且帮着办实习证的当然是冯新华。

两个女孩子,用不着学着开卡车,用吉普车训练,经济开发区有一大片刚刚平整好的土地。

冯新华每天都教至少四个小时。

给许慕光的二十个“力职中”名额没怎么着就被他用掉了。

没办法,进了“力职中”就等于分配到了好工作,哪个有中考落榜生的家庭不竭尽力?

找他要名额的老同事、老部下太多,二十个名额简直是杯水车薪。

没辙,许慕光只得厚着脸皮来找黄瀚商量。

黄瀚趁机和他聊了聊扩招,招生三百人远远不能满足需求,考虑到师资力量和办学经验不足,今年也不能招生太多。

最后决定扩招四个班。

黄道舟和张芳芬在广州、香港、深圳观光一个多星期,特意去拜访了杜书记介绍的在军区工作的发小。

不可能空着手,兴花醉蟹、米甜酒、扬州老鹅、三水县的银杏带动土特产带了一大堆。

杜书记的发小姓杨,军衔离少将还差一步,比杜书记大一两岁,比黄道舟年轻五岁,见到黄道舟时相当热情。

他虽然是在首都大院长大的,但是祖籍是扬州地区兴花县,小时候在在兴化生活过好几年。

他当然认识家乡的名人黄道舟,当天就约上部队里的几个好友来陪客。

黄道舟的交际能力非同凡响,很快就和这几个快人快语的高级军官熟络起来……

他俩回来之前还找去了万科,地址和电话号码当然是“风牌专卖店”广州分店的员工帮着查到的。

此时这个单位不牛逼默默无闻,“风牌专卖店”的经理能够查得到地址的主要原因是王老板的名字好记。

创业之初的王老板为了募集资金甚至于亲自在菜市场门口推销公司的股票就可见一斑。

然后王老板冥冥中觉得要转运。

因为他认识大名鼎鼎的黄道舟,实在想不到远在苏南省的黄道舟会知道他,看好他,主动拿出八十万块稿费入股万科。

这不是虚言,连续两年上了春晚,中央电视台还做了专访节目,绝大多数中国人都认识黄道舟。

王某很谦虚很礼貌,不肯黄道舟喊他王老板,喊“小石头、小王”都行。

也是,黄道舟比他年长接近二十岁,是正处级国家干部、是大作家、歌唱家、书法家,他确实应该尊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