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网app手机下载苹果

() 烈茶峰坐落在一片茂密的山林中间,山下到处是各色茶花;在山峰下面一点有一座迷雾环绕的洞府。流清茶和流墨墨急速飙弛而去,在洞府门口停了下来;

“墨墨,我师傅凌平真人乃是金丹高手;他脾气有点古怪,但心肠还是挺好的。”流清茶小声的和流墨墨说道;流墨墨对于流清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本来内心是不会对任何人有情绪的;但是不知为何对于她却有一些淡淡的信任感。

流墨墨却是不知道自己的原本空洞冰冷内心已经产生了一丝叫做亲情的情绪。

“师傅,我带流墨墨来了。”流清茶站在洞府门口说道,洞府一阵雾气翻涌,然后一个和蔼的声音传来,“进来吧。”

步入洞府是一大厅,玉石的桌椅,一片片散发灵气的大朵茶花布在周围,看过去觉得格外顺眼;在侧边有一个不宽的通道,流清茶带着流墨墨从通道走进去;一个胖胖的中年男人坐在寒玉床上,手里拿着一盆正欲开放的娇嫩花苞仔细用灵气帮它梳理,圆圆的脸上满是温柔。“师傅,”流清茶带着流墨墨走到凌平真人面前恭声说道,凌平真人收敛了笑容一脸的严肃;

“流墨墨,五岁,雁城人;凝气中期,嗯,还不错。”凌平真人仿佛自言自语道,流墨墨眼睛有丝晶亮的看着眼前的凌平,虽说是金丹期的高手但是在他面前没感觉到什么压力,要是不知道的人看见他丢只会以为他是个普通人。

“凌平真人,不知道你要直接见我有什么事?”凌平听着流墨墨不卑不亢的声音脸上有了笑意,

“也没什么,只是听清茶丫头说起过;我叫你来烈茶峰不是想收你为徒,以你的资质可以称之为天才,但你要知道这不是你熟悉的凡人世界;修仙界最不缺少的就是天才,我见过太多天才因为骄奢而夭折。”说着凌平顿了顿看着一脸冷漠的流墨墨,

“你去茶园吧,等你身上的锐气洗净了我会传你功法;下去吧。”流墨墨听了并未有什么反应,而是淡淡的看着凌平真人;

“锐气?修道之人没了锐气还如何逆天长生,你困在金丹期应该时日不短了吧?修炼到锐气都没了还能进步?呵,真是笑话。”凌平真人冷哼了一声,目中涌起止也止不住的怒气;

“这是你该有的口气吗?区区凝气期就敢这样张狂,不教训下你还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说着浑身突然爆发出金丹期的威压,流墨墨不禁小脸一白,感觉如同坠入深海,四面八方的压力毫不留情的挤压过来;身体发出轻微的咔嚓声,似是骨头不堪重压有破碎开来的趋势,流清茶脸色大变急忙跪倒。

“师傅,墨墨才五岁还不懂事;冒犯了师傅,请师傅开恩手下留情。”虽然流墨墨只修炼到凝气期但看了修真文录也大概知道修真的一些事情。性格本就和善的凌平真人听了流墨墨顶撞的话实际并没有真的生气,只是心里非常不舒服区区凝气期就对他说理;他收回威压,流墨墨脸色苍白的看着他,目光依然冷漠;他暗叹了口气。

俊俏美女穿白T恤衫户外靓丽写真

“罢了,清茶带她去茶园吧。”流清茶拉着流墨墨的手退了出去。在她们离开后凌平真人却是回想着流墨墨的那番话;修真之事本就是逆天而为,与天争命,与天夺功;要是没了锐气即便踏入修真的路也走不了多远。

自己未修炼的之前只是普普通通的凡人,本没有争斗之心的他进入到修真界举步维艰;但是他的善良和宽容居然也让他修炼到金丹期,可以说是一个奇迹;但是今天流墨墨的话也揭开那层他自己一直捅不破纸,明明自己的师尊和他说过这样的话,他觉得自己的性格虽然不适合修真但却也没想过改变,也没有什么非改变不可的理由给他。但是今天,流墨墨一个小小的只是刚刚踏入修真门槛的最低等凝气期弟子居然能有那样的见地。

“看来真是老咯。”凌平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走进了另一个房间。

烈茶山周围的山林都是些拥有灵气的树木,在树林中零散的坐落着一片片大大小小的药圃;流清茶带着流墨墨停到一片中等大小的药圃面前。

“墨墨,你怎么敢顶撞师傅?他可是金丹期的高手呢。”流清茶满脸赞叹的看着流墨墨,流墨墨轻笑道,

“清茶姐,你师傅平时应该很严肃的吧?”流清茶楞了一下点了点头,流墨墨没再继续说下去,弄的流清茶一脸郁闷;顿时都不再言语继续赶路。

“墨墨,你就负责在这里吧;茶园的工作也不怎么累,只是要照顾好自己区域里的那些灵药,平时都是有自行修炼的时间的。”流清茶解开药圃的守护阵说道,然后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玉瓶;

“这是五枚聚灵丹,你们外门弟子每年配额只有一枚;我是内门弟子,是一月一枚;你先拿着这些,外门弟子众多争斗不断你要保护好自己哦。”虽然明知道流墨墨是个比她还成熟的小怪物,但是还是忍不住细心嘱咐;流墨墨接过小玉瓶突然感觉心里涌出一丝暖意。

“清茶姐姐,我知道了。”流清茶点点头,“药圃都是有

聚灵阵和防御法阵守护,这块是令牌,你滴血祭练以后就可以用令牌打开药圃。”流清茶说完拿出一块褐色的令牌递给流墨墨,流墨墨收起小玉瓶伸手接过令牌滴了一滴血到上面,令牌吸收了那滴血后流墨墨就感觉到令牌和自己有了一丝若有若无的联系。

“好了,你自己进去看看吧;记住,灵药都是有灵性的会自己吸收灵气,你要做的是看好它们别让它们遁走或者被偷,也不能擅自采摘灵药自己使用;门派每年会派人来查看数目。”流清茶看着流墨墨把令牌对着药圃的门口,聚灵阵露出了一个缺口。

流墨墨走了进去,周围有一圈简易的篱笆围着,在最深处有一间不大的木屋子,周围地上都是各种灵药;整个空间里都是浓浓的灵气,各种灵药都有灵性的吞吐着灵气,在自身周围形成一个小小的循环。流墨墨看了灵药数量然后径直走进那间屋子,里面隔成两间,外面大点的房间中央只有一套普通的木质桌椅,地上是白色的石地板;在这间后面则是一个小一点的房间,里面一边摆着一个蒲团,一边则是床铺。

真是够简陋的,流墨墨摇了摇头然后坐到蒲团上拿出那本修真文录翻看了起来;没多大一会儿外面的防御大阵突然一阵波动,流墨墨抬起头疑惑的走出了屋子。